热门搜索: 九华文化网
【书画百科】见纸如面

青岛书画家协会-九华文化 / 2018-09-30

纸的加工术就如同人的美容术,是随着人们欲追求完美的心态而发展开来的。人为了要使自己更漂亮、更出色,就想出许多化妆美容术,同样地又为了要使纸更合乎人的要求,不断地寻求新的纸加工美容术。

 

 

  纸又是怎样地使用起来不合要求呢?原来古纸都是用手工抄制的,当滤水的竹帘伸入搅散了的纸浆溶液中,捞起纸来时,纸张的纤维彼此纵横交错,纸面既不平整又不光滑,而且施墨时墨汁会很快地晕散开来,并不适合各种书写、绘画及印刷等不同的用途,所以就想到用砑光、填粉、加胶、施蜡等方法来弥补这些缺失,同时为了要增加纸的美观,又有了染色、洒金、印花等加工措施,使得纸的艺术气氛更为浓厚。

 

 

  经过如此加工美容的纸,各具姿色,或莹滑光洁,或色彩缤纷,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受,但是这些经过美容的纸是如何处理的?且让我们看看古代的技术吧!

 

 

  通常处理粗糙不平的纸面所采取的方法是砑光,经过砑光的手续之后,纸面不仅变得平滑、具有光泽,而且还增加了纸张内纤维间的密实度,使得纸张的韧度也跟着增强。

  砑光的方法是拿光滑的石块,用力地碾磨纸面,或者是用木椎使劲地槌打纸张。然而在碾磨或槌打之前,纸必须事先经过另一番处理,否则纸会经不起压槌,三两下就被砸破了,所以先在一张纸上涂抹黄葵花的根汁,在此张纸的上下各铺上十张纸,如此重复累叠至百余张后,用厚木板夹住,压下重石,隔日将纸平铺石上,方可用石头碾磨或用木椎槌打。

 

纸的砑光

 

  这种经过砑光处理的纸,又称硾笺,唐代已普遍使用,宋米元章的《十纸说》中即曾说:“唐人浆硾六合慢麻纸,书经明透,岁久水濡不入。”米元章在《书史》中又提及:“唐人背右军帖,皆硾熟软,纸如绵,乃不损及古纸。”可见唐代除了书写喜用硾笺之外,即使裱褙纸也崇尚使用这种槌过的纸张。宋时硾笺仍很流行,就连当时的高丽也生产类似硾笺的纸,称为白硾纸。

  砑光有单面也有双面,双面砑光的纸多半属于较厚实的纸,明《考槃余事》中指的“白笺”即是两面砑光的纸,并形容它坚厚如板。

 

 

陆机《平复帖》所用的麻纸

 

  现代也有砑光的方法,纸在经过滚筒状的压光机滚压之后,即瞬间将纸压平压光,不似古法既费时又费力,但是俗语说慢工出细活,压光机压出的纸,其效果就是比木椎槌打的纸差,因为压光机加在纸上的压力是平均的,纸纤维同时且平均地被压扁,纤维本身并没有什么变化,但是木椎槌打的压力却只集中在木椎下的一小块面积,与未槌到的地方形成一种压差如此可使槌打的部份纤维分叉,如扫帚状增加了纤维间的结合力,而且又会造成部份纤维的移位,填补了原先纤维分佈较少的空隙,使得纸张的吸水性降低。所以现代用砑光机处理过的纸,虽然紧密度同样地增加了,但是吸水性却与原纸张没多大的差别,故一样地容易晕墨,同时纸的坚韧度也略逊于古法砑光的纸。

 

 

  纸张内交织的纤维造成许多的空隙若是直接拿来写字或印刷时,油墨会透过空隙,把纸的反面也给弄污了。砑光的方法固然不错,但不能全然解决这个问题。要是能在纸面上打上粉底——涂抹一层白色粉末的话,不仅可将空隙全部填补起来,还进一步地改善了纸面的光滑度及白度。

  纸面涂粉的方法,是将白粉与黏胶液混合后,用排笔均匀地涂刷到纸面。白粉可能是化学成份为碳酸钙或氧化钙的白垩石灰之属。白粉中还可加添有颜色的粉末,如此一来,就成了彩色粉笺。

 

仿澄心堂纸

 

  排笔涂刷不易均匀,也较麻烦,所以后来有人把白粉直接加入纸浆中,抄出的纸不仅纸面有粉,即使是纸张的内部也都填满了粉末,这种纸就与现代的纸有些类似了。

  在纸上涂粉是很早就有的方法,根据新疆出土的晋代古纸的分析资料显示,纸的表面有一层氧化钙及碳酸钙的白粉,可见晋时已知在纸上涂粉了,这种填粉以防止透墨的原理,一直应用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。

 

  由于纸面的纤维间有许多孔隙,当沾涂墨汁写字时,墨水就会随着这些毛细孔扩散晕开。如果在纸上涂刷胶液,在纸面上形成一层平滑的薄膜,就没有这个顾虑了。

  胶料多半是淀粉、牛皮胶或植物的黏液。使用胶料时还可加入明矾,帮助胶液吸附到纸张的内部。施胶的方法有用排笔涂刷及将胶加入纸浆抄制的方法,两者效果差不多。

  在纸上施胶的方法,至迟在南北朝时已有,唐时在写着诏勅时还必用这种胶液处理过的黄纸。现代的纸则全部都施上胶并且是事先将胶加入纸浆制成的。

 

  用于临摹书画的纸张须具有透明性,才能摹搨纸下面的笔迹。早先使纸透明的办法是用蜡块涂擦纸面后,再用石头磨平纸就变成半透明了,但是涂上的蜡常有厚薄不均的现象,所以后来改进为在涂蜡后用热熨斗烫平,蜡遇热后就会熔化成液状,所以能均匀地分佈到纸面及渗透到纸张内部,而熨斗的压力又相当于砑光作用。因此,纸张经过这道手续之后,表面光滑,质地硬密,同时蜡又防水,所以成了不惧水的半透明纸。但是由于蜡的防水性,在上蜡时不可涂得太厚,否则连墨水都不易渲染上去了。

  涂蜡固然有增加透明度及防水的优点,若是在纸面涂上油脂也会有相同的效果。油有用桐油、荏油或冰油,但这类油纸多半仅使用于糊窗、制伞或做灯笼等方面。

 

金粟山藏经纸

 

  已知用油浸纸制伞的方法,早在南北朝时,元魏人就有制造,可见透明纸的製造,应早于唐代。涂上蜡的纸又称蜡笺,唐代已普遍使用这种蜡纸来摹搨书画。当时尚有一种硬黄纸,是用黄蘖液染色后,再用黄蜡熨成的纸,则用于书写经书。宋代有名的金粟山藏经纸就是用这种硬黄纸书写的。至于现代的上蜡法,则是先将蜡加热熔化后,再涂在纸上制成。

 

  古时使用的色彩多半是天然颜料,矿物方面有如赤铁矿,是将它研成粉后,即可做为赭红色的染料,又如朱砂做为红色染料,雄黄做为黄色染料;植物方面有如蓝草染蓝色,栀子及黄蘖树皮染黄色、茜草根汁加明矾染红色等等,色料极丰。其中的黄蘖除了可做为黄色染料用之外,由于黄蘖内含有生物碱,经过它浸染的纸张还具有杀菌避蠹的功效,前面提及的硬黄纸就是用这种黄蘖染色,再加上蜡制成的,由于它又结实又防水又防虫,所以虔诚的佛教信徒们都用它来抄写或印刷佛经,以求佛经能长久地保存下去。

 

磁青纸

 

  为纸上色的方式很多,有将纸浸入色液来染色,有用排笔涂刷上色,有将色料加入明矾或牛皮胶液染色,也有将纸先上胶后再上色的,更简单的就是将色料直接加入纸浆中。不同方式浸染出的纸张色感不同,而纸张上色次数的多寡也会造成深浅不同的效果。

 

张旭《古诗四帖》用的染色笺

 

  纸的染色最早见于《汉书》,其中指的“赫蹏( tí)”即是赤色的薄小纸,可能就是用赤铁矿粉染出的纸。晋时已有各种颜色纸,如《词林海错》中提及:“晋桓玄作桃花笺,有缥、绿、青、赤等色,嗣后有浮碧、殷红、鸦青、鹄白异名。”唐时的谢师厚曾以制作十色笺而闻名,纸色有深红、粉红、杏红、明黄、深青、浅青、深绿、浅绿、铜绿、浅云等,故此时不仅能制出不同色系的纸,并已能调出不同深浅的色泽。现在从故宫收藏的字画中,尚可看到一些有颜色的纸,如唐颜真卿《刘中使帖》是蓝色纸本。

 

 

  抹了粉底,又上了胭脂,真是够漂亮的了,要是再洒上些亮片,那才叫时麾呢。因此就出现了在彩色纸或彩色粉笺上洒金粉、银粉的加工技术这种洒金、银粉的纸极为昂贵,因为它是将金、银研磨成粉末后,装入底面有细纱网的竹筒内,轻洒在事先涂好黏着剂的纸上做成的。洒在纸面上的金粉若呈雨雪状的就称为屑金,呈片状分佈的叫做片金,金粉布满纸面的就叫冷金。当然金银粉洒得愈多的,价钱也愈昂贵,所以我们偶尔可在字画上看到屑金或片金纸,而冷金纸则仅见于纸扇等小幅面的作品中。后来又有用黏胶剂在纸面上先绘上各种花纹图案,再洒上金银粉,这种纸面上有金银花图案的就叫做金花笺,昔时唐明皇与杨贵妃在沉香亭赏牡丹时,曾以这种金花笺赏赐给李白,李白就以此纸写下清平词。若是将金银粉混在黏胶剂中,涂刷整个纸面的就叫泥金,如明代孙杕的画兰石,就是使用泥金纸。后来还有将字画裱上后,再在裱纸上洒金的,如故宫现代馆展出的明末杨文骢画兰竹,就是在泥金的绢画上裱后,再洒金于裱纸上的作品。

 

沈周《疏林亭子》扇面使用的片金纸

 

  金花笺创始于唐朝,但洒金纸则应早于此时,因为在战国时代,我们就知道将金银打成薄片后,再研磨成细粉末,做为绘画的材料。这种在纸上洒金银或涂金银粉的喜好,一直延伸至明清时代都未曾稍减。

 

陈洪绶行书扇面使用的泥金纸

 

  纸面若是印上多种花纹的图案,也是很吸引人的。印花有两种,一种是明花一种是暗纹,明花就是用印刷的方式在纸上印出各式彩色图案,或是将多种颜色的云母粉涂在木刻板上,印出山水、人物、花鸟等图案,这种涂云母粉的纸就称为云母笺。暗纹则是将纸夹入两木刻板间,木刻板分别刻成凹凸相反的图案,经用力轧压后,纸就显现出阴纹暗花来。另有一种暗纹是用丝罗细布敷在纸面上,压出有如鱼子的图纹,称为鱼子笺,也曾风行一时。

 

《萝轩变古笺谱》里的拱花笺

  印花纸最早出现于唐宋时,唐时在浙江东阳县生产的鱼子笺,即已十分出名。明代时更有将印制明花、暗纹的方法合起来使用的技术,如明代著名的《十竹斋笺谱》,纸面上就同时呈现出明花及暗纹的图案。

《十竹斋笺谱》里的饾版花蝶

 

  人要衣装,佛要金装,经过一番美容后的纸,就是不一样,令人赏心悦目,爱不释手。但是若站在文物保存的观点,为纸张的寿命着想,这些浓妆或淡抹却并非全然合宜的,它的道理就如同女人使用的化妆品一样,有时是会有后遗症的。一些加填的物质,常在不知不觉中损及纸色伤及纸质,比如明矾会增加纸张的酸度加速纸张的老化;淀粉会导致纸张干裂又容易成为入侵霉菌的营养来源;有些色料也不耐久存,日久变色,使得纸张难以长久地保留下去。不过有些保养式的美容却有其优点,比如砑光会使得纸质变得更结实;加蜡可防止水的意外损坏;涂染黄蘖液阻止了虫蠹的近身。

 

虎皮纸

 

  然而不论是化妆或是保养,都只能将纸美容改造到某一程度,它的本质却是无法改变的。至于本质的好坏,最重要的当然还是在于当初制作纸张时的审慎与否如原料的选择、纸料的处理、抄纸师傅的手艺等,都会影响到制作出来的品质。若是以用木材纤维经化学处理而成的现代纸来说,纵然有再高明的美容技术,也无法与用树皮、麻、竹等植物纤维经过自然发酵、天然漂白而制成的朴素手工纸相比拟,而经过砑光、印花、染色、洒金等美容加工的手工纸,风格更是独树一帜,不仅可将之视为具有民族特色的工艺品,更可从中看出古代中国工艺技术水准的高超。

用户评论
  •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
总计 0 个记录,共 1 页。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
用户名: 匿名用户
E-mail:
评价等级:
评论内容:
验证码: captcha

鲁ICP备12021733号-1 © 2014 青岛九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连接:岛城商法网 |